一言概之,『刻刻』是部浪费了有趣设定的三流动画。

原作曾入围漫画大赏,好歹也是跟『进击的巨人』、『姊嫁物语』等名篇在武道馆绝过高下的。动画这令人流泪的结果,究竟是漫画素质遗憾,还是改编劣化,由于没读过原作,就不得而知了。

主角是潦倒家族佑河家。男性成员包括退休的爷爷、失业的父亲贵文、无业的长子翼、上小学的长孙真。一家四代老小全靠(没露过正脸的路人)长女早苗和次女树理没日没夜地打工养活。谁料这不起眼的家族是秘术「止界术」的正统传人。爷爷是日本的比尔博.巴金斯,一心把秘密带进坟墓。要不是孙子翼和曾孙真被人绑票,这祖传超能力连家人都不会知道呢。

「止界」是时间流逝比正常世界快很多的结界。所谓「止」其实是指从结界内看向结界外,正常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秘术通过引导水母状生物「灵回忍」寄宿体内,宿主便可进入结界。根据次女在结界中呆了半年,外部世界大约只过了一个小时估计,结界的时间加速度~5000:1。各位不妨想象下神隐一天归来已老去14岁,真是酸爽啊。

由于绑匪威胁撕票,爷爷只得带着树理和贵文,进入止界,去对方老巢把静止成木头人的翼和真搬运回家。可这并非以赎金为目标的单纯绑架。对方背后是同样知晓「止界」存在的宗教团体「真纯实爱会」的教主佐河顺治。本以为是能轻松解决的事件,发展成猫与老鼠的捕杀游戏。详细剧透可参看豆瓣贴,下文主要谈论本作的问题之处。

设定缺乏解释

 制作人真的好好想清楚什么是「相反的事」了么?

奇幻/科幻区别与现实派的关键是架空的世界设定。世界设定好比故事这栋房子的钢筋骨架,不论多么荒谬,只要能首尾相连,观众便把它们当作公理看待。若是骨架无法相互支撑,或者砖瓦堆积在骨架之外,故事就失去自洽性,变成真正的空中楼阁了。

「刻刻」中的公理是「灵回忍」可以加速宿主的时间。但这条公理却不适用于「止界」的次级管理者「神之离忍」。「神之离忍」说白了也是「灵回忍」的宿主。但由于精神状态恶化,丧失活下去的动力,最终躯体被「灵回忍」控制,成为失去自我意识的异形。区别于普通宿主,「神之离忍」被减速了。大反派佐河顺治想要利用的便是此现象。为何会有截然不同的效果?动画只一句「灵回忍同样能做到相反的事」带过。这种时候突然冒出逆设定,真是便利的临门一脚呐😤

根据女二号间岛翔子的亲属17年相貌未变估计,「神之离忍」相对与外部时间的减速超过6000:1。现在让我们考虑被加速的人和被减速的人相见的场景。被加速的人眼中,被减速的人应该比外部世界看起来还要静止才对。动画的安排却非如此。「神之离忍」能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考虑到它们还是减速物种,这样的移动速度实在不同凡响。如果说它们是承担着管理员特殊任务的异类,不可用来比较。那么只是吸取了时间减速之精华的佐河顺治也健步如飞,虎虎有生气,真是说不过去啊。

动画通篇对「灵回忍」的明确说明只有它能改变宿主的时间速度。但仅仅这点无法解释爷爷、树理、翔子和真分别具有的特异功能。 倒不如完全不去设定,通通当成超能力让观众囫囵吞下的好。制作方对设定缺乏系统性的实践。上一集池中的水滴被静止在空中,下一集里果汁牛奶都是正常的液态随便喝,真是看得眼角抽动。

不可思议的人物反应

 突入异世界,和陌生人独处却毫无紧张感的小鬼

人物行为跳脱的问题在本作中是极为普遍的现象,在正派人物身上尤其明显。相比于设定逻辑矛盾,这种缺陷更容易为观众感知,充满违和感的场景比比皆是。

正在被持械恶徒追击,还能在大路上散步的爷俩(爷爷和树理)。看到整个世界在眼前停止,却丝毫不会恐惧亦不会好奇的超级平常心小学生(真)。辅助杀人不眨眼的教主时没有心理障碍,模拟杀人时却下不了狠心的间岛翔子。种种违背常理的反应,加上主角一家无头苍蝇般的作战计划,令我观片过程中几度怒上心头。家里明明落魄贫困,唯一有价值的就是秘术了,却完全不去思考绑匪的真实动机,大大咧咧地跳入陷阱。将「不要回家,在别处躲起来」的留言纸条放在自家客厅桌上。重要的施法道具固然随身携带不安全,但请别藏在反派据点的院子里啊🙄如此愚蠢的主角们,还不如被大魔王灭了呢!

佐河顺治选择成为大魔王的目的是看尽世界的变迁和未来,直到终点。应该是个天性里充满好奇,不满足于生命之短暂的人吧?然而动画给出的黑历史,却无法表现出他拥有这样的个性。佐河出生于宗教(邪教)世家,年幼时和众信徒一样为父亲的假面具所蒙骗。直到某次和好友一同窥见父亲和女信徒男女双修,宗教领袖高大上的幻像在他心中破灭。那唯一的童年好友,正是女信徒的儿子,冲击之下,沉沦为利欲熏心的俗人。在给父亲守灵那夜,顺治偶然发现传家的宝器和某位先人留下的「止界」学习笔记,从此踏上成为大魔王的道路。总结一下就是对亲人失望,于是想要看到世界的未来?诶,感觉不是很能说服人。

loose ends

 到底是怎样的人际关系网啊?

『刻刻』里有不少仿佛可以串通、展开,却没有细述的情节。它们虽不是最基础的世界构成,但开放地散落在剧情中也叫人心痒难耐。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就是佑河家与佐河家的关系。名字故意取得很接近,又频频暗示佑河家是继承「止界术」之正统,佐河家是旁枝。可直到最终话都没有进一步的说明。结尾才出场的止界始祖[2],更是在对话里爆出一串未解之谜。石头是她的亡夫做的,他将石头托付给了熟人也就是主角家的祖先。那么佐河家的副石又是怎么一回事?亡夫做了两块石头么?抑或佐河是佑河的分家,副石是后代仿制主石而来?这些问题,观众永远都得不到答案了。

洋洋洒洒说这么多,不如巴哈姆特上的一帖总结的干脆完美:

相关评论: 制作者访谈  负面长评   负面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