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a criticism and review site about ACG. Since the author is so whimsical, readers may find the blog spans over many different fields, from the most known anime series to some potty little work. Enjoy yourself here!
繁體

Prologue of Vol.1
Woe to him who builds a city in bloodshed, and founds a town with violence. From Habakku 2:12
以人血建城,以暴虐立邑的,你有祸了!
It is neither by power nor by force, but through the mind… From Zechariah 4:6
不是倚靠权势,不是倚靠才能,而是仰仗我的灵

『Moon Face』是Alejandro Jodorowsky[1]与Francois Boucq合作的第一部漫画。其法语原版共三册,始于1992终于2004,去年由Humanoids分成五卷发行了英文版。这是部关于疯狂的漫画,作者Jodorowsky也疯狂地往三部的容量中加料,炖出一锅突兀的汤。如果没有Boucq绝赞的画艺加持,大概很难坚持看完。但因为有Boucq的画,反倒成就如巨浪呼啸而过的阅读体验。

Madness

『Moon Face』的背景设在名为Damanuestra的海岛。这个岛国土地贫瘠,全凭与大陆(Continent)的贸易维持粮食来源。(在故事发生的)二十年前,海岛与大陆之间的关系恶化。大陆采取制裁、限制了粮食的输送,海岛陷入饥荒的困境。这个节骨眼上,一对从大陆来的贩售鸡蛋的夫妇在海岛开办养鸡场,因为对解决饥荒有功,被推举为第一家庭。『Moon Face』发生在夫妇掌权二十年,海岛小国在暴政和不定期海啸中摇摇欲坠之时。

『Moon Face』一切为二的看,有一半似是挖苦、针砭人类对救世主的追求。反应这个主题的是书中三个疯狂的群体。

绝赞!多么宏伟!这浪摧毁它脚下的一切!棚屋区?从地图上抹掉!分离派?抹掉!哈哈!多么有力的伙伴!」

第一个群体是海岛的掌权派。Damanuestra被塑造为典型的极权国家,对第一家庭的「崇拜」通过恬不知耻的宣传与无孔不入的监听强加于社会,成为政权的基石。总统Oscar鄙俚浅陋,残酷又愚笨。漫画开头,他身居防护坚固的「蛋」宫,看着监控屏幕上的巨浪欣喜若狂,一转眼因为菜不对胃口罚刚上任的御厨电刑100击。第一夫人Lily,比丈夫稍微聪明一丢丢,对民众的反抗情绪尚有忌惮之心。不过她对丈夫的约束也只有「亲爱的,你消消气,不然括约肌又要痛了」这种程度。

无能的蛋君怎么当上总统的?据Damanuestra的教科书记载,Oscar赠予Lily一盒鸡蛋,并交付一项庄严的使命「坐在上面孵蛋」。三打由「圣母」Lily孵出的小鸡成为希望的火种,鸡生蛋、蛋生鸡,救海岛于水火。Lazo夫妇获得压倒性的高票当选「指挥家(Konduktors)」。真是个魔幻现实主义的故事呢。

直至第三卷,读者才了解到Lazo夫妇当选的幕后推手是Damanuestra的教会。出于作者未透露的原因,岛上的主教们虽然身着基督教的红袍,却以消灭「神迹」引发的宗教为己任。红衣主教之首这样说「We cannot let them rebuild the cathedral! God no longer exists, we buried him!」大胆推测,饥荒令这个岛上以前的基督教信仰崩塌,教团不得不扶植一个以「现实」功绩俘获人心的傀儡。Lazo夫妇从异乡来,是编造背景故事的合适人选,就这么被选中了。

萨满巫师Ushman用捕猎获得的鲸鱼心脏主持仪式

第二个群体是海岛上的渔民部落。部落的萨满Ushman是弑兄的篡位者,她成为萨满的契机是某日部落从死鲸腹中发现沉睡在容器中的女子。假扮男装的萨满说服渔民相信睡美人是「圣母」玛丽亚,利用自己柔和的真声,谎称自己是传达圣母旨意的先知。

Ushman在海洋还没被污染的时候是村里第一勇武的渔民,讲故事的才能也很是了得。杀兄之罪呼噜噜地推到侄女身上(其实也是女儿👀),赶走最大的竞争对手,成为萨满。睡美人的血液有解毒奇效,作为神官的她把持着全村人活命的指望。尽管她制定的仪式原始野蛮,渔民对她的信任却丝毫不受影响。面对被辐射腐蚀已经毫无战斗力的鲸,渔民们实践着「神谕」里自残的要求,期冀通过虚假的搏斗中真实的献祭,换取净化。

第三个群体以岛上唯一的合法妓院Olordoumare为中心。妓院里唯一的女性是体态肥硕以一敌三的Lola,服务员、后厨、舞女全是男扮女装的异装癖。一楼是舞池,二楼只见两列由光溜溜的市民组成的长长的队伍。他们像是在买火车票进站,缺乏耐性地排在队伍里,到Lola的驼背儿子Seraphino那里出示号码,再鱼贯而入Lola的帷帐。她头戴埃及风格的冠饰,脑补自己是克利奥帕特拉,两腿大开的仰躺着。

有三位男性,总是借着浴室水流声的遮掩在这里讨论海岛大事。其中的教授是个和平派的酒鬼,与想要推翻Konductors的另外两个「伙伴」观点相异。那两个人于是利用教授醉酒的弱点,用致幻药片和简单的把戏就欺骗了他。教授错把身披白床单的一位同伴认作显灵的圣母,将他们的计划当作天之音扩散出去。他拿起「从天而降」地涂有隐形药水的信纸,激动地奔向一楼的舞台,边跑边叫嚷: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我们有救了!哈利路亚!处女在我面前显灵!我看见了处女玛丽亚。这片卷轴上,她道出弥赛亚的名。是Seraphino!我们的救世主!」

舞池中的民众没有比教授更高明。当他们看见Seraphino的吐息让字迹显现在纸上后,纷纷信以为真,将Seraphino高高举起,托在头上。驼背的小提琴手立刻进入角色,信心满满的接受了众人的崇拜。头脑简单的Lola也真的以为儿子是救世主。她操着旧业,只是换了即兴的台词:

「充满我, 我是所有的空洞!我是神圣的母亲,宇宙的娼妇!在我深处喷薄而出吧!占据我,你们所有人,我的儿子的父亲们!」

Olordoumare的伴舞者头戴假光环,是为旧信仰的遗物。散养在地板上的鸡则是现任政权幸运吉祥的代表

如果单看『Moon Face』的这一半,作者Jodorowsky对人类的信仰、领袖情节所做的归纳还是很有总结意义的。

三个团体风格迥异,却有许多相通之处。掌权者无一例外以光辉灿烂的「救世主」身份在困难时期获得权利。大多数个体没有能耐更没有胆量为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做任何事,只期冀青天老爷赐予一个神人开天辟地、拨乱反正。越是绝望、民智不开的群体就越有领袖情节,对表面的、短暂的「奇迹」缺乏戒备。正所谓迷途的羔羊才需要牧羊人,如果心灵已经具备「人」的成熟,怎么还需要对另一个人俯首称臣呢?一旦群众在「救世主」周围聚集,他们的转变也是惊人的。个体的理性被浇灭,胸膛被「救世主」的假象、新的使命和数不尽的同志赋予了力量。过去说话都不敢大声,如今敢端起枪杆上街游行了。看似无害的绵羊,被狗和牧羊人聚集起来,也能浩浩荡荡地扫荡山林,把所到之处的叶子植物吃个精光。

书中以男性形象示人的「救世主」全都依托某个「圣母」为自己正名。Loza夫妇的情况中,Lili是那个圣母;渔村里,陷入昏迷、血液可以当药的女子是圣母;妓院里,圣母来自有声望的教授的幻觉。「救世主」作为执掌权力,发号施令的人,对大众的索取是无度的,即要求心灵的崇拜,又要求身体力行。但他没办法一开始就要求人们付出这么多,所以要通过「圣母」完全的付出、不图回报的形象获得人们的信任。「圣母」是「救世主」的垫脚石,人们对她的回报是对「救世主」的崇拜。这个有意无意的设定反映出人类社会深入骨髓的男尊女卑,女性被设定为奉献的角色,与发号施令的领袖无缘。

Ushama是族长的第一个孩子,因为是女孩身而被送进贫家。没人对她有期待,如果有的话也只是在家庭杂活中度过一生。她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对命运如此的痛恨不甘,以至于青春期过后长出了胡须。渴望权利的她最终杀了弟弟,取而代之成为萨满。如果在继承权上没有男女差异,她也不至于去残害手足。Ushama最终以男性身份登上梦寐以求的位置,却不得不仰赖某个「圣母」才保有权利,也是命运的捉弄和讽刺啊。

Moon Face

如果只看前文分析的一半,会以为『Moon Face』是有思考有深度的作品。不过另一半,也就是主角Moon face,却让读者怀疑作者只是观察记录,并没有参透他所见之物的本质。

串起这三个团体和故事主线的人是Moon face,这个称呼来自此角色与众不同的脸。当然也有其他叫法,比方说政府人士称其为屁股脸。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被故事中的其他人物当成男性。他以驭浪者的身份登场,本作第一本的名字就叫『The wave tamer』。

Moon Face因为驭浪被摄像头拍到,遭政府通缉。他在这个岛上接触到的第一个人Isha(被Ushama放逐的族长之女)挺身而出,帮助他逃避追捕。但看到后来他根本就是被捉了也没事。此人不仅刀枪不入,核反应炉都拿他没辙。他能发动保护罩化炮弹为彩色玻璃,能与鸟兽虫木对话、借力,能运浪移山,能改变脸的形状化身任意的人,能透视远处发生的事件、将他人的经历视觉化在自己的身体上,种种法力无边。书中还暗示血可当药的女子是他妈,总而言之Moon face被塑造成「真」「救世主」、「真」「圣母」的儿子。他以重建大教堂为己任。在教堂遗址守卫的老人,向被吸引来的人们布道:

「有这样一个,仅此一处的地方,是唯一的庇护所,收容最好的人,也收容最坏的人」

本作的第三至第五卷就讲他如何三天之内完成大教堂的重建。尽管主教团拼出老血阻挠,他们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信仰复兴,掌控它的却不是自己人。

到头来,与上述三个「救世主」对抗的还是「救世主」。Damanuestra民众的境遇只取决于他们是否幸运地听从了更强大更仁慈的那位。由Moon face驱动的故事,让本作演化成『出埃及记』以色列人造金牛犊的翻版。民众信了伪神,遭天谴,在「神子」的帮助下信仰得到纠正。尽管书中各种生动的描写都直接披露「救世主」心态的荒诞与危险,作者却跳不出信仰的套路。追求自由却甘愿被统治,用盲从推倒另一种盲从,Damanuestra人永远选择最不动脑、最捷径的道路,跟在「救世主」身后东跑西颠。

我一度想把Moon Face这层故事线理解成作者埋得更深的对信仰的讽刺。因为书中隐约提到主教团也曾是虔诚的信徒、大教堂也曾辉煌地矗立,是不是暗示Moon Face也不过是个临时的「救世主」呢?但从整体看,作者对Moon Face非常认可,很有此乃人间正道的意味在里面。因此我最终认定本作与宗教故事一样,内在逻辑充满自相矛盾。

Drawing

尽管『Moon Face』的故事不尽如人意,Boucq大放异彩的绘画让本作仍然有收藏的价值。据「Comics Alternative」介绍Jodorowsky和画师的合作主要靠口述、没有文字的剧本,对画师来说是颇具有挑战的工作。Boucq的画作不仅抓住了故事中疯狂与奇异的神髓,而且表达的比Jodorowsky从『圣经』剪出来的语言更好。

幻灯片:「绘画选例」人物绘,建筑绘,风光绘

face
IMG_0862
IMG_0948
IMG_0931

『Moon Face』中的人物,虽然样貌很丑陋,但是表情与肢体语言非常生动。幻灯片的第一页,我选了两张Oscar的人物绘。左边那张是他听说大浪要在五分钟后到达的样子。从他稍微前倾的脑袋、攥紧的手、紧绷的上肢和大腿,看得出他被震惊得几乎要站起。这种瞬时的肢体语言很难与一般坐姿画出区别,但这里却显得是很自然的小事一桩。右边那张是Oscar被阉时紧咬牙关昏了过去,一位主教查看他是否还有呼吸。拨开嘴唇的样子、牙关紧闭的样子都很真实。

『Moon Face』中的建筑都应景地配合了地点的主题。因为Lazo夫妇的身份,Damanuestra的市区随处可见鸡蛋的元素,蛋形的旋转门、浮雕,Lazo夫妇居住的官邸就是座巨型鸡蛋外观的建筑。渔村则是尖石林立,仿佛身处鱼骨之中。幻灯片显示的是Olordoumare的设计,不单单外形紧贴主题,建筑风格也透露着符合Damanuestra的原始与冷硬,和江户那种浮华温暖的花柳巷很不一样呢。

『Moon Face』中的自然风光大气漂亮,远近镜头的配合视觉效果卓绝。尤其是moon face使唤自然元素的时候,那种宏大的自然之物被小小的身影操纵的反差感很是震撼。本文开头的配图中巨浪即将拍打海岛,是张宏伟的全景画。狭长海岛的纵深与耸入云霄的远山都反衬出浪的巨大。与海岛另一边平静光滑的水面对比,巨浪上有许多线条,让它在恐怖之外意外的带上了精致的效果。幻灯片的第三四张分别是大峡谷和海湾。二者的构图、取景角度、上色都非常考究。峡谷一图偏重真实的质感,而海湾图偏重装饰性,Boucq绘画风格的多样与驾驭技巧之高可见一斑。

结语

『Moon Face』在故事方面野心勃勃,短短两百余页内出现的阵营和人物之多很是少见。然而这野心是未完成、未发挥作用的,失去了让读者严肃对待的意义。Boucq的绘画是让这部作品成为一本「书」的原因。

 


※ 本文系漫书手札 43札 (版权页

Previous post寄生兽 | 我们如此相似又不同 Next postPray for KyoAni

Don't be shy! ※Comments will appear after being verified

Name required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