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后,Kazuko考上东京的大学,度过在深阳学院的最后一天。与高中生活一并消逝的是城市上空再度回响的吹笛人旋律,目送Toka和Nagi离开的Kazuko询问自己 ‘将来是否会念起这一刻,心口尖锐的疼痛,好像丢失了什么。’

被风吹起额前刘海的Kazuko是幸运的,她躲过一劫,而且从不知无常的命运曾距离自己仅一线之隔。她的不少同龄人,深阳学院的、圣谷高中的,倒在狗血般的青春里,死的时候还顶着令人厌恶的暗红色天空,把最慌乱的神态留在曝光失败的胶卷里。片中人物除了倒霉得问一句 ‘你就是死神?’ 唠叨次数最多的就是‘活着有什么意义?’ 生活在及川——被5年前无差别连环杀人案件和经济低迷共同冲击的小镇,不去思考存在主义都难。

Jonouchi打小就一乖宝宝,理想是成为体育健儿获得赞美。他没做什么错事,结果刚上中学就被诊出患上癌症,幸而有慈母亲陪伴,稍微好过点。可母亲却在5年前莫名其妙被杀,父亲也因自责陷入低迷。主治医生给他推荐一种新药,没改善病情反而给予了超能力。正当Jonouchi沉迷上瘾的时候,却已被维持平衡的Boogiepop盯上。这些不幸换我承担,也定会大发飙,砸烂好人好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菩萨慈悲之类的牌匾。真相更加残忍,医生就是该刀剐的连环杀手,Jonouch的母亲因为坚强才被那变态选中。如此悲剧绝不是Misuzu版的Panuru理想 ‘爱世界,就接受世界的一切’ 可以安慰得了的。所以同学艳羡的超脱的Misuzu在谎言被揭穿后也发疯了,跌跌撞撞摸出黑暗的小巷,对着警官喊‘救救我!’ 谁知对方是专门处理能力者的人造人,她被活生生扯碎扔到警车后座,大摇大摆地穿行过晚上的街市——真的是,无逻辑、非理性、荒谬的人生。

这些沉重不是凭借主流世界要求一句 ‘努力生活,忘记过去,大踏步向前进’ 就可以承载起来。正如PoomPomm质问 ‘人性通过否定过去来肯定现在,但这样的现在,真的有什么是值得去肯定的么?’ ‘我们被称作反常、法则的例外。只因没有遵从社会安排好的路线,仅仅因为不理解就是个坏的存在么?’  作为法则的执行者Boogiepop无力解释,但即便是她也相信被带走的亡灵并没有消失,只是在沉睡并等待社会进化成他们的样子。

总之,种种悲剧导致 ‘活着有什么意义’ 在高中生群体里被反复提出。记忆中的美好不复返,现实就像县上未竣工便搁置的Paisley公园,雄心勃勃被颓丧失败取代。他们尚未独立于是又无法扭转眼前的困境,介入的手段屈指可数:动用超能力、伤害他人、伤害自己、隐忍、对抗。前两种当然遭否决,全被不会笑的Boogiepop带走了。第三四种是大多数,像Moto、Rie还有Saki、Akane、Yoshiki以及所有被PoomPoom引诱的人——自我厌恶,想过轻生,但大多活了下来,或许未来可以变得自信。极少数的人有能力实践‘对抗’,像智力与体力过人的Nagi,跟具有Boogiepop人格的Toka。Kazuko也很有抗争意识,因为获得Nagi和Toka的全力保护,尽管先天条件平平,不仅没粉身碎骨还一直蒙在鼓里,身心都没受到伤害。从这个意义上讲,她的确是最稀有的幸运儿了。

暗之彩虹终于凭借Manaka化作光付出的代价结束。1年后,Kazuko在湛蓝的天空下,听见吹笛人的旋律,那是Boogiepop为了Toka献给Kazuko、Nagi、和这个城市的。虽然Kazuko不曾知道Nagi和Toka为她做了什么,心中却隐隐得担心告别朋友后的东京生活会Ok么?就算心突然刺痛仿佛失去重要的东西,Kazuko仍然忍住泪水,挥别了高中岁月。

附:2000年由Madhouse改编自上远野浩平轻小说的12集动画Boogiepop Phantom无疑是部精品。包含非常丰富的人生哲思,促人深省,从中可以看见后来空之境界、寒蝉鸣泣之时、死后文的影子。抛开内容看动画在其他各个方面同样非常优秀,拍摄手法与音效的使用亦极好的配合了幽暗的主题、CV的表现很是出彩,01/02集出场的Moto Tonomura是能登麻美子在TV动画中的debut。

相关评论:The horror reappears, and disappears